欧宝app下载-首页 欧宝资讯 欧宝品牌 欧宝OBO 欧宝加盟

C24杜甫五古《述怀》读记

时间:2021-04-16 13:3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 59 次

杜甫五古《述怀》读记

(幼溪西)

述怀

往年潼关破,妻子阻隔久。今夏草木长,脱身得西走。

麻鞋见天子,衣袖露两肘。朝廷慜生还,亲故伤老丑。

涕泪授拾遗,飘泊主恩厚。柴门虽得往,未忍即启齿。

寄书问三川,不知家在否。比闻同罹祸,杀戮到鸡狗。

山中漏茅屋,谁复依户牖。摧颓苍松根,地冷骨未朽。

几人全性命,尽室岂相偶。嵚岑猛虎场,郁结回吾首。

自寄一封书,今已十月后。逆畏新闻来,寸心亦何有。

汉运初复兴,生平老耽酒。沈思欢会处,恐作穷独叟。

至德二载(757)四月,杜甫顺便逃出长安,投奔肃宗。五月十六日,肃宗拜杜甫为左拾遗。此诗是杜甫任左拾遗不久后作。

往年潼关破,妻子阻隔久。今夏草木长,脱身得西走。

麻鞋见天子,衣袖露两肘。朝廷慜生还,亲故伤老丑。

涕泪授拾遗,飘泊主恩厚。柴门虽得往,未忍即启齿。

潼关破:至德元载(756)六月九日安禄山破潼关。杜甫于七八月间将家人寄居在鄜州,约八月前后脱离家人,潜回长安。

草木长:《归园田居》(魏晋-陶潜):“道狭草木长,夕露沾吾衣。”《读山海经》(魏晋-陶潜):“孟夏草木长,绕屋树扶疏。”

慜(mǐn):作动词同“愍”,悲怜意。《说文》:“愍,痛也。”

亲故:即亲友。《喜达走在所》:“所亲惊老瘦,辛勤贼中来。”

受拾遗:至德二载(757)五月十六日肃宗任杜甫为左拾遗。唐制有旁边拾遗各二人,从八品。

飘泊:此指因战乱流转离散。《后汉书-和殇帝纪》:“黎民飘泊,困于道路。”《天神传-彭祖》(晋-葛洪):“吾遗腹而生,三岁而失母,遇犬戎之乱,飘泊西域,百众余年。”《自河南经乱关…》(唐-白居易)“野外稀疏干戈后,骨肉飘泊道路中。”

大意:往年叛军攻破潼关,吾与妻儿阻隔已久。今夏趁草木浓密,脱身向西逃脱。脚穿麻鞋拜见天子,衣袖褴褛展现两肘。朝廷怜吾生还,亲友感伤吾有老又丑。授左拾遗吾感激涕零,颠沛飘泊中更感皇恩浓重。固然吾可回到家往,却不忍心马上启齿乞求。

寄书问三川,不知家在否。比闻同罹祸,杀戮到鸡狗。

山中漏茅屋,谁复依户牖。摧颓苍松根,地冷骨未朽。

几人全性命,尽室岂相偶。嵚岑猛虎场,郁结回吾首。

三川:鄜州辖五县。《新唐书-地理志一》:“(鄜州)县五:洛交、洛川、三川、直罗、甘泉。”三川是鄜州一个县。这边有一个注:“(三川)华池水、暗水、洛水所会。”因此三川也代指鄜州一带。杜甫妻儿所住的羌村属三川一带。(鄜州在天宝至德年间也叫洛交郡。)

比:近。《春园兴后》(唐-王绩):“比日清淡醉,经年独未醒。”《写意娘》(唐-武则天):“不信最近长下泪,开箱验取石榴裙。”《弃弟不益看赴蓝田取妻子…》(唐-杜甫):“比年病酒开涓滴,弟劝兄酬何仇嗟。”

罹(lí):担郁闷;遭受。《兔爰(yuán)》(先秦-诗经):“吾生之后,逢此百罹。”《胡笳十八拍》(汉-蔡琰):“泣血抬头兮诉苍苍。胡为生兮独罹此殃。”《雷》(唐-杜甫):“南方瘴疠地,罹此农事苦。”

摧颓(tuí):摧折,衰亡;疲劳,失意。《侍五官中郎将建章台》(汉-答玚):“远走蒙霜雪,毛羽日摧颓。”《浮萍篇》(魏-曹植):“何意今摧颓,旷若商与参。”《失群雁》(唐-卢照邻):“毛翎频顿飞无力,羽翮摧颓君不识。”

相偶:在一首,共处。

嵚岑(qīn-cén):同“嵚崟(yín)”。山高貌。《说文》:“岑,山幼而高也。”《五音集韵》:“崟,高险也。”《京兆歌》(南齐-陆厥):“逦迤傍无界,嵚崟郁上千。”《游三学山》(隋-释智炫):“秀岭接重烟,嵚岑上半天。”《送杨六看赴金水》(唐-宋之问):“借问梁山道,嵚岑几万重。”《帝京篇》(唐-骆宾王):“桂殿嵚岑对玉楼,欧宝资讯椒房窈窕连金屋。”

郁结:郁闷思纠结。《楚辞-远游》:“遭沉浊而污秽兮,独郁结其谁语?”《请上尊号外》(唐-韩愈):“悲天下之鳏寡,释四海之郁结。”《思亲诗》(汉-嵇康):“愁奈何兮悲思众,情郁结兮不走化。”《冬夜》(唐-韦答物):“杳杳日云夕,郁结谁为开。”

大意:寄封书信到鄜州,不知家人还在否。听说三川一带也遭疯狂杀戮,甚至不放过鸡狗。山中茅屋早已破漏,有谁还能在家中留守。被摧折的苍松之根的下面,也许山地严寒尸骨未朽。能有几人保全性命,哪有一家人还能相伴共处。心中郁结回头遥看,山上似有猛虎出没。(杜甫说的是“比闻”,贼军是否曾到鄜州,异国查到实在原料。不过,据《资治通鉴》:“十二月,戊午,回纥至带汗谷,与郭子仪军相符;辛酉,与同罗及叛胡战于榆林河北,大破之,斩首三万,捕虏一万,河弯皆平。子仪还军洛交。”这边的洛交就是鄜州。至稀奇一段时间,战场离鄜州不太远。)

自寄一封书,今已十月后。逆畏新闻来,寸心亦何有。

汉运初复兴,生平老耽酒。沉思欢会处,恐作穷独叟。

耽酒:即嗜酒。《魏书-裴叔业传》:“(柳远)性粗疏无拘检,时人或谓之'柳癫’。益弹琴,耽酒,时有文咏。”《未必作》(唐-王维):“陶潜任活泼,其性颇耽酒。”《叹昨日》(唐-卢仝):“天下薄夫苦耽酒,玉川老师也耽酒。”

穷独:孤独无依。《尹文子-大道下》:“穷独贫贱,治世之所共矜,乱世之所共侮。”《晋书-魏舒传》:“舒告老之年,处穷独之苦。”《祭弟文》(唐-白居易):“吾竟无儿,穷独而已。”《旱灾自咎贻七县宰》(唐-元稹):“强豪富酒肉,穷独无刍(chú)薪。”

大意:自从寄出往一封书信,至今已是十月后。逆倒勇敢新闻来,心中除此别无他郁闷。大唐刚有复兴气象,平生又总是喜欢饮酒。在饮酒欢会的地方总是在想,难道吾要成为一个拮据孤独的老叟。

此诗题为“述怀”,所述之“怀”是对家人存亡的郁闷怀。诗分三层。首层12句写初授拾遗后想念家人又不忍探亲的情感。“往年潼关破,妻子阻隔久”是思家的因为。由于“今夏草木长”,因而“脱身得西走”,因而得以“麻鞋见天子”。由于天子的“慜生还”,得以“授拾遗”。拾遗的官不大,但这是他一生最挨近权力中央的职位,是他一生最能够实现人生抱负的台阶。长安干谒十年异国得到的东西,这次冒险西走得到了。杜甫自然会喜极而泣,涕泪纵横。国家危难,君恩浓重,此时虽想家,但“未忍即启齿”。(其实信任杜甫也不会启齿。物化里逃生跑到凤翔就是为了回家探亲吗?)接着12句为第二层。写对家室存亡未卜的郁闷念。杜甫在长安曾听说鄜州周围有战事,心中相等担郁闷。他想象着贼兵乱杀人。想象到家里“茅屋漏”。他不清新能有“几人全性命”,能有几家“尽相偶”。他甚至想到在“摧颓苍松根”下,还有未朽之骨。他郁闷思郁结,本身的妻儿所在也曾是虎狼(贼兵)出没之地,他们还在吗?在新闻阻隔、只有传闻的情况下诗人对家人存亡的栽栽想象,语极沉痛。后8句为第三层写心中感受。十个月异国得到家书,难道仅仅是由于战乱导致的通讯不畅吗?是不是有什么不祥的效果?杜甫这时“逆畏新闻来”,就是怕有不益的新闻。大唐首有复兴气象,自然也常有欢会饮酒。每当喝酒欢会的时候都会想首远方的妻儿。最勇敢成为“穷独”之叟。本诗平平白话,有声有泪,至情至性,千回百转,感人至深。

, 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